〈阿尾奢〉

——穿透、進據。因而在裡面言說與行為。

 

(一)

——一維吾爾女性:「車窗以黑色窗簾遮掩,但明顯全部滿載乘客。」

 

手掌不會知道自己的一側正抵著事物

遞進。不會知道事物正一一後退

回到風景。不會知道,肉裡只是偶爾有序。

手只是擱著,指甲蓋下無光的月牙

便遊巡。砰砰作響的引擎輸入動力

給它:

緩降的地、谷、鼓脹的海

皺摺間的蔭:宜居處。一線陽光

擦過大指甲,斑斕如剝開一枚珠母貝

臉沒有在這紊亂的光彩間閃現。臉

何時要來

何時要佔有它,於是舉起它

 

(二)

——Ricœur:「我們渴望再次被呼召。」

 

越過日用的碗盤

通常會是我自己的臉

如果我看穿臉

就能享受某人違規上傳的卡通

或合法播送的報導,或資訊

 

一切仍與夢相似:自白

或注意說話的人,或一邊自白

一邊注意說話的人

一邊移動,一邊懸浮成為擾攘的大氣

這是我不得不實現的形式

 

散播氣味的食物正在減輕

那些相信一張臉因為映射於深淵而稀薄的

已被標記為異端

 

(三)

——人在說話時,不能呼吸;這時,他以呼吸祭供話語。人在呼吸時,不能說話;這時,他以話語祭供呼吸。不論醒著或入睡,人永遠奉上這兩種無限和不死的祭品。

《憍尸怛其奧義書》

 

黃昏。不能飲用的水

每一自轉的液滴。隔間都增加了些許重量

一小罐可省略的材料應該仍在材料之間

臉尋找它

而手擱在檯邊,默用力

幫助身體上升。在上面

它又完成一個命令

幾乎是一片成形的烏雲,含著自己瑣碎的聲音

與陰影,移動

  

廚房,賣弄的說法是

「一個轉變事物的場所」

為使事物柔軟、使脆、使合成一體

手覆蓋,經過,在蔭裡操作

且從每一操作不可避免的虧損中,確保

足夠的重量

使位移、使成為一個物,從人裡

召出一個吞嚥的人。有時

  

只是我自己

聽,並且說話

暴食,並且默默留下足夠份量,在內

循遺傳一再製作扁平的血球。我

  

血球的諸蔭。手

分內鍋與外鍋的水

為蒸氣,與被留下的水

為蒸氣裡升騰的形象,與未來的物

為我將說的話語,與那些悖我

違心之手。沙聚。與兀自立起的事物。無虞材料。

下降的液面,之下。橫陳,交疊,米粒,一切

日用的基礎

 

2018.10-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ushengtzou 的頭像
youshengtzou

ALT JEG SER FORAN MEG ER SÅ VAKKERT!!!

youshengtz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