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可能理解雀鳥成群橫越無物之處的方式
藉由跟隨我的雙手,有時還有我的聲音
抵達某個水面。自言自語
卻得到回答

在這壘起數枚石子,那裡擱上一枝衰草

youshengtz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an 02 Thu 2020 04:58
  • 潮汐

  潮汐 
 
它回來時,你會感覺被碰觸
在你一向握著它的掌心
如此,是一個時刻

youshengtz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——序崎雲《諸天的眼淚》

 

「譬如一個世界的諸星體都依循著那世界中心處的大山運行,種種知覺也這樣依循著收納它們的那處,作用著。
收納它們的那處,即是那被它們以緻密而厚實的方式所裝飾著,因此無入口可得之真理的居處;這居處本身卻透明,且不具有可被感知的特徵。」

《密嚴經》(T16, no. 682, p. 776a28)

youshengtz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
我不嚮往做出一本蘊含著『流』( flow )的書;相反地,我想要每個小節都在孤立中懸空,並與其他懸浮的小節共同陷入一種平均的關係⋯⋯
一場雨是我關於這本書的理想心象:平均的聲響、懸浮的每一液滴。雨是滴與滴的集會。
猶如《老子》第一章所說:經常持存屬於自己的意志,為了看見那些分化而成為細節的;經常持存屬於自己的無意志,為了看見那纖細渺少的初始。將世界作為唯一世界的那種區分導入世界,或是將世界作為種種細節處於唯一世界的這種區分導入世界。面對一場雨,面對東南方燠熱而多聲音的夏夜,注意力的遊戲。

youshengtz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——「希臘的某些工匠祕密丈量他們選為人牲者的身材,然後打磨一塊長寬相類的長條石材,作為建物的第一塊地基。」(弗雷澤《金枝》)

——「越是往下走,地窖的黑暗彷彿便更稠密。牆壁滲出水來;地窖的深處浸泡在緩慢流動的地下水脈中。如果你將耳朵貼上牆壁,彷彿將聽見水聲成為低語。一股黑暗的水脈浸潤滲透了所有家屋的地窖,這便是宇宙性的地窖之夢。」(巴舍拉《空間詩學》)

——「西比爾永生但衰老(「我渴望投身於死!」);她逐年萎縮,至今已微如塵埃。她仍在一切陰影中說著;她是從一切陰影回返的說話聲。」

——「它曾在之處,或人曾在之處⋯⋯就是我應當要置身之處。」

 

youshengtz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